快捷搜索:  as

亲,在吗?我想我崩溃了!

原标题:亲,在吗?我想我崩溃了!

天下网商记者 宁函夏

罗曼·罗兰有云: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旧热爱生活。

近日,无数人被浙江民生休闲频道的一条视频打湿眼眶——深夜,杭州文一路,小伙子骑车逆行被交警傅朝刚拦下,在接了一个电话后,小伙子当场摔碎手机,跪倒于地,抱头大哭,“公司在催我!女朋友也在催我!我压力真的好大!”

那一刻,所有人似乎都从“逆行奔溃小伙”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生活不易,哪有那么的烟花美好,只有负重前行。

让人感动的是,在安慰完小伙的第9天,当值交警傅朝刚在查找了近千条知乎评论后,再次找到小伙子,“看到你很好,很坚强,你的老板也很好,希望你能成长,整个微博都在安慰你,其中也包括我。好好生活,好好对亲人,好好工作。”

图:杭州日报

这一刻,全世界的花儿都在迎春怒放。

如傅警官者,善良、宽容、有爱,并非少数,43岁的天猫“鼓励师”朱浩亮便是如此。

这些年,他鼓励过于古稀之年承受丧子之痛的老人,抚摸过在殡仪馆抱着父亲遗体不愿离开的一年级小男孩,感化过站在18楼天台面对生死选择的年轻人——从2015年8月成立至今,朱浩亮所在的心理咨询店天猫“壹点灵”已经接待过30万人次。

无论傅警官还是朱浩亮,皆有世间最伟大和朴素的英雄主义。

老年丧子,倾听这世间最大的痛

朱浩亮赶到70岁的王建家时,他正嚷嚷着要出门。“我不相信,我要去看一看我的孩子,你们让我出去。”

就在几天前,老爷子接到电话,远在外地的儿子在执行公务的时候去世了。家里就这么一个孩子,孙子还那么小,老爷子一下子崩溃了,像是被一道雷轰得晕了心智。

他的脸色异常惨白,不吃饭,也不吭声,就坐在床上一有机会就想冲出去。家里亲戚都在,拦着他死活也不让他出去。他们怕他年纪大、血压高,一趟长途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挺得住。

白发人送黑发人莫过于世间最大的痛,朱浩亮不知道怎么样去形容,他看到老爷子的脸上的皱纹,懊恼、恐惧、无奈和悲痛交织,挥之不去。

“泡点盐水给他喝吧。”朱浩亮对身边人说。他又转身寻找几位年长者,“老爷子有没有要好的同龄朋友?您去握着他的手,陪他一会儿。”

“我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他去做这份工作的,我早知道就不应该同意他去那么远的地方,我早知道这么苦这么累就不应该让他去啊。”老爷子和朋友握着手,稍微缓过劲来,开始说从前的事情。

他回忆儿子的成长,说当初工作的时候还挺让他骄傲的。虽然工作忙,但儿子很孝顺,一有空就打电话回家……

朱浩亮一直在倾听,很少打断。“核心一点就是,咨询师不要讲太多,让他自己讲,越多越好。“朱浩亮说,“这就是求助者的一种释放。”

一遍又一遍,老爷子反反复复说了三天两夜。“说多了之后,心情缓解了很多。他也慢慢接受了现实,开始吃饭,也不执拗了。”

年幼丧父,谁来抱抱他

朱浩亮和明明第一次见面,是在殡仪馆。

当时十万火急,朱浩亮接到电话,说是有个小孩子在殡仪馆,哭着喊着想冲到“禁止入内”的地方抱一下父亲。朱浩亮挂了电话,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现场。

这是他接触到的最小的求助对象,在读小学一年级。他的爸爸是一位警察,因为癌症去世。

其实在出殡的时候,妈妈就咨询过家里人的意见。“我们怕孩子接受不了,但毕竟是最后一程,所以还是带他来了。”妈妈对朱浩亮说。

妈妈没有料想到,看到爸爸躺在那里的样子,能对明明产生这么大的冲击。现场一片混乱,母子俩哭得没有了力气,可妈妈还是拦着明明,她想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妈妈你去抱抱你的孩子。”

朱浩亮轻声地说:“把孩子的头抱在我们心脏的位置,轻轻拍打他的后背。他在子宫里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我们哄小孩睡觉也是用这个方法。”

“这样能让孩子找到安全感。”

他看着明明在妈妈的怀中,哭声渐渐变小,妈妈拍打着他,嘴里还哼着小时候孩子最爱听的童谣。

母子俩就这么坐着,直到孩子恢复平静。

生死天台,自杀前的最后一刻

找到朱浩亮的时候,刘军正站在18楼的天台上。耳畔是呼啸的风,阵阵都像是轻蔑的嘲笑。

“很可笑吧,我居然在死前,才有勇气找你们。”电话那头,传来这个年轻男孩,压抑的抽泣。“我只想找人说说话。”

朱浩亮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越是危急的情况,越需要心理咨询师的专业和镇定。

在刘军断断续续的诉说中,朱浩亮终于抓到了他的“痛点”。

原来,刘军是个大学生,一直出类拔萃。结果,当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因为同学讲了个笑话,他喷饭了。刘军觉得所有人都在笑话他,很没有面子。

朱浩亮对刘军说“你最崇拜谁?”“邓小平。”“为什么呢?能和朱老师讲讲他的故事吗?”

刘军说起了邓小平的故事,包括他的几上几下。刘军还说,感觉自己和邓小平很像,不好看,一开始也被人瞧不起。

“那到最后,人家看邓小平,是看重过程,还是结果呢?”刘军不说话了。

随后,朱浩亮做了个实验。“假设你面前有张白纸,上面画一个黑点,你看到了什么?”

“黑点”“那把白纸再远一点呢?”“还是黑点”“那如果无限远呢,你看到了什么?”

“白纸。”

“你现在这个事件,就是一个黑点,你把它看大了。从长远的角度看,这黑点还有吗?”

“太完美的人,会让人觉得不真实。你这么优秀的人,居然也会喷饭。身边的同学就会觉得,哦,原来刘军和我们一样,都是普通人。那么,和同学们的相处,会更和谐。”待刘军情绪渐渐缓解,朱浩亮对他说起了,“犯错误效应”。

刘军听了进去,坐了下来。一场事关生死的危机,被化解了。

情绪崩溃不总是一道疤,而是一堂课

在看到杭州小伙逆行崩溃的新闻后,朱浩亮在朋友圈写道:情绪崩溃不总是一道疤,而是一堂课。

“当你情绪崩溃时,你大脑中最了解你处境的那部分智慧在告诉你,你得改变你现在的处事方法了。”

网络上,因为这个“被生活逼哭”的小伙子,有人“看哭了”,有人想到了“被生活折磨的你和我 ”,还有人感慨“活着就是负重前行,都不容易”。

朱浩亮却看到了泪奔之外,小伙子的宣泄和释放。他觉得,生活需要“吧唧”和“哐当”。

“因为内心压抑,我遇到摔手机、摔碗、摔门,看到什么都用力摔,虽然动静大,舒缓情绪的效果也好。”

他甚至碰到过一个求助者,靠发愤图强,加倍工作,靠获取社会价值改善了心理状态,用一种积极的方式缓解压力。

“还可以大声唱歌,到处搜罗美食。或者通过视觉修复,例如绿色、风景照,还有逛街,买东西,这些都是化解情绪的方式。”

“这几年,关于情绪压力的咨询有明显的增长,年轻人居多。”

如何疏导这种压力?在他看来,最重要的是——保持共情。

从心理学上来说,也就是与求助者保持一直情感,痛其所痛,哭其所苦。

“我不会说没有什么大不了,我要问他明天要做什么,吃什么,周末玩什么。”

而这一句,足以让此时的阴暗,照到了明日的光亮。(本文由天下网商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中王建、明明、刘军均为化名,汪帆对此文亦有贡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