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解剖世界500强,美国是专业的

原标题:解剖世界500强,美国是专业的

解剖世界500强,美国是专业的

《美国陷阱》

弗雷德里克?皮耶鲁奇 着

《美国陷阱》是一本2018年在法国上线的新书,一经出版就引起了法国社会轰动,一度占据法国书籍畅销榜首。中信出版集团引进了中文版权,目前新书正在筹备中,而阅读时差率先拿到了新书稿件,经过专业团队的打磨,制作出了这一期解读内容。

这本书讲的是美国发动其所谓“法律战”陷害并拘捕法国能源巨头阿尔斯通公司前高管,并以巨额罚款为手段胁迫阿尔斯通接受通用电气的低价收购这一真实事件,揭露了美国司法机构和大企业狼狈为奸的嘴脸。本书由法国对外安全局前情报总监亲自作序,一经出版就在欧洲引起震动。最近,由于社会对华为案的广泛关注,很多国内媒体也都引用了这本书的内容。《美国陷阱》已由中信出版集团引进,很快将会和读者们见面。

十几年来,美国在反腐败的伪装下,成功瓦解了欧洲的许多大型跨国公司。美国司法部会追诉这些公司的高管,甚至把他们送进监狱,强迫他们认罪,从而迫使他们的公司向美国支付巨额罚款。迄今为止,欧洲企业支付的罚款总额近60亿美元,仅法国企业支付的总额就有20亿,并有6名企业高管被美国司法部起诉。

作者简介

本书的作者正是当年身陷囹圄的企业高管之一。作为美国发动这场地下经济战的一枚棋子,他被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在美国的两个监狱先后关押总计4年,这场无妄之灾使他开始认真研究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并成为此领域的专家。出狱后,他在法国知名记者马修·阿伦的帮助下,共同完成了这本书。

全文提纲

今天我将分两个部分为你解析美国布下的这个惊天陷阱:

第一部分,我们说说作者的亲身经历,以及导致他入狱的这个阿尔斯通腐败案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二部分,我们来梳理一下美国司法机构在整个过程中的作为,认识他们迫使外国企业就范的一系列套路和法律。

01

作者亲历

皮耶鲁齐曾是阿尔斯通锅炉部门的负责人。2013年4月,他在出差抵达纽约肯尼迪机场后,被突然出现的FBI戴上手铐,没有得到任何解释就被美国司法部拘留了。

这一幕在熟悉华为案的我们看来,是不是特别熟悉呢?起初他觉得这只是一场误会,在阿尔斯通法务部门的交涉下,顶多被扣两天就可以出去了。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美国联邦检察官大卫?诺维克(3分钟,“诺维克”读成了“维诺克”)很快找他谈话,要他做卧底,搜集材料检举阿尔斯通领导层,以换取宽大处理。美国方面认为,2002─2005年阿尔斯通在印度尼西亚拿项目时有行贿问题,行贿人是一名和印尼政府官员来往密切的商业顾问,也就是书中所说的“中间人”,当时美国其实已经拘捕了这名中间人,并掌握一些证据。

且不说在一些腐败的国家投标时行贿是比较常见的全行业做法,美国企业自己在海外也是这么做的。而且这件事本身发生在十多年前,早就过了时效期,作者也早已调往其他部门工作,为什么美国此时再翻出这种陈年往事呢?还有,在印尼电厂的项目中,皮耶鲁齐作为中层,是雇用这名中间人时的13个合同签字人之一,但他不是决策者,更没有从中获利,只是执行公司命令。

当美国检察官要皮耶鲁齐出卖为之效力22年的公司和公司其他高层时,皮耶鲁齐拒绝了,他希望公司保护他、救他出狱。但阿尔斯通欺骗了他。该公司早在2009年就收到了美国司法部的调查通知,但公司管理者以为这只是小打小闹,拒不合作,还和员工说可以照常去美国出差,最终导致了他的入狱。在他入狱后,公司的反应更让他心寒。在美国威胁对其他高管发布通缉令的重压下,阿尔斯通决定丢车保帅,牺牲皮耶鲁齐。还先后派给他两个没有经验的律师。在辩护中,这两个律师实则为阿尔斯通效力,而不是从皮耶鲁齐本人的利益出发。此外这笔本来应该由公司保险涵盖的巨额辩护费也让他自己筹措。

皮耶鲁齐通过家人的帮助,查阅了所有类似案件的卷宗,发现从没有过腐败案非主谋人员被关押超过6个月的情况,更何况被关押久的涉案者也是因为中饱私囊,这和他的情况截然不同。而皮耶鲁齐已经被莫名其妙地关押了一年!美国司法部仍然对他多次提出的保释申请不予理睬,法国外交部也对此事不闻不问,这更让他觉得事有蹊跷。

在狱中,皮耶鲁齐的健康状况急速下降。他的妻子、他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子女时时刻刻都为他提心吊胆。为了及早获得自由,回到法国,无奈之下,他决定认罪。在皮耶鲁齐做出这一决定后,背信弃义的阿尔斯通于2013年9月解雇了他。

与此同时,美国司法部为了继续控制对阿尔斯通的调查,以和法国没有引渡协议为借口,迟迟不肯对作者做出假释,即便作者的亲友按照美国的霸王条款凑齐了100万美金的天价保释金,并找到两个美国公民用自己的房子作为抵押,作者还是被关押在关押重刑犯的怀亚特看守所。

对这么一个简单的保释请求,美国司法部为什么拖之又拖呢?答案很快浮出水面。2014年4月24日,当皮耶鲁齐在看守所的电视节目中看到了美国通用电气将要收购阿尔斯通的新闻时,他终于恍然大悟:原来美国司法部与通用电气联手做局,让阿尔斯通CEO柏珂龙,也就是美国的傀儡,绕过董事会和法国的监管机构秘密促成此事。柏珂龙是法国政商界的精英,影响力非凡,他才是印尼电厂以及阿尔斯通一切事务的最终决策人。很显然,如果他拒绝受美国摆布,那么皮耶鲁齐的遭遇就是前车之鉴。

一切都水落石出,几个月来让作者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当时,阿尔斯通虽然在财政上有一些困难,但它的核心部门能源部拥有全世界领先的技术,可谓法国工业界的掌上明珠。作者在听说美国通用电气要收购阿尔斯通时完全惊呆了,因为阿尔斯通对法国太重要了,其战略价值无可估计。

阿尔斯通负责法国境内58座核反应堆的所有汽轮发电机的制造、维护和更新,生产法国75%的电力设备,甚至还为法国的戴高乐号航空母舰提供推进汽轮机。此外,阿尔斯通还广泛涉足公共运输行业。

作者写道,如果法国让这样的王牌企业流落到外国公司手中,简直是疯了,根本难以想象。

事实上,法国政府内的有识之士立刻发起了反击,而通用电气一方也派出了最厉害的游说队伍对法国政商界人士施加影响,对法国国内的舆论异议进行打压。

时任法国经济部长的阿尔诺·蒙特伯格在得知柏珂龙先斩后奏、和美方秘密谈判几个月突然宣布并购之后非常愤怒。他迅速联系了阿尔斯通的另一个老对头,也就是德国的工业巨头西门子,寄希望于让西门子介入,形成一个欧洲两强之间的合资公司。

然而美国通用电气手里还有一张王牌,那就是美国司法部的调查。通用电气放出话,说并购之后将会为合资公司10亿美元的潜在罚款买单,也就是说它来付美国政府开出的罚单。10亿美金不是个小数目,这是西门子在计划收购时没有料到的。

事实上,西门子自己也吃过美国司法部的亏。2006年,这家德国企业因为类似的所谓境外行贿事件被美国调查过。美国指控西门子在阿根廷、委内瑞拉、越南、伊拉克行贿官员。为了尽快交钱了事,2008年西门子向美国司法部认罪,同意支付80亿美元的罚款,而且时任总裁的亨利希·冯·皮耶雷也引咎辞职了。经此一役,西门子对美国司法部的调查格外在意。

最后,一切补救都来得太晚了,通用电气终于得到了阿尔斯通,这已经是它用这个手段得到的第五个猎物了,也是最大的一个,美国当局也得到了罚款。而它们也没必要再继续伪装、扣留人质了。在交易达成后,作者很快就获得了释放。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有个很大的疑问:就算阿尔斯通当年在印尼项目中行贿,那也应该是印尼政府来调查和起诉,关美国什么事呢?凭什么美国能以此为理由来调查一家外国公司呢?为什么这些欧洲的大跨国公司面对美国一而再、再而三的讹诈却毫无还击之力呢?

这就引出了我们今天要介绍的第二大部分,也就是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以及美国司法部门手握这枚利器所能做的事。

02

《反海外腐败法》

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是在1977年着名的“水门事件”之后颁布的,最早用来禁止美国公司向外国公职人员支付佣金。然而,自生效以来该法律一直处于休眠状态,因为美国政府可不想打压自己的出口企业。但美国的行业巨头很清楚,只需让这项法律针对它们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对手,它们就能从中获益。1998年,国会修改了该法律,以使其具有域外效力。

也就是说,只要一家外国公司是用美元计价签订合同,或者仅仅是通过设在美国的服务器,如谷歌邮箱或微软邮箱发送邮件,都被视为国际贸易,甚至只要邮件过境美国,美国就认为自己有权提起诉讼。

而其他经济大国,比如欧洲大部分国家,尚未通过类似的法律。相反,这些国家的公司继续在许多腐败盛行的国家使用“中间人”服务。2000年之前,法国政府甚至为企业制定了向财政部报告贿赂款项的制度,以便将该笔款项可以从公司缴纳的税款中扣除。

各国企业因违反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而支付的罚款总额在2004年时仅为1000万美元,但在2016年却激增至27亿美元。在26个超过1亿美元的罚单中,有21个是非美国公司。其中包括德国西门子、戴姆勒,法国公司道达尔、阿尔卡特、法国兴业银行,瑞士公司泛亚班拿,英国BAE系统公司,日本松下,等等。这项法律对于美国财政部来说是一棵真正的摇钱树。

请注意,在该法律实施的40年里,美国司法部却从没在美国石油业巨头,如埃克森、雪佛龙,或国防业巨头,如雷神、联合技术公司、通用动力的境外交易中挑出什么毛病。这些美国公司是怎样无须支付巨额佣金,就在他国成功签订那些高度敏感领域合同的呢?

作者说,以他22年行业从业经验来看,绝无可能。

美国能够搜集到这些所谓的行贿证据,和它非法监控其他跨国公司的商业情报是分不开的。2013年“棱镜”丑闻爆发,通过爱德华·斯诺登的揭发,全世界这才知道了美国的主要数字企业,如谷歌、脸书、Youtube、微软、雅虎等也和美国情报机构分享信息。

美国当局还在经合组织内督促该组织其他成员也通过反腐立法。这些欧洲国家自己没有颁布域外法律的野心,一旦它们加入经合组织的反腐败公约,实际上就等于授权给美国起诉该国的企业,而它们却没办法使用法律手段反击美国的企业。这些事情环环相扣,是一个大陷阱。所幸的是,中国、俄罗斯和印度等没有加入经合组织,因此幸免于难。

同时,根据作者的调查,发现几乎所有这一类型的案子都是固定套路。美国司法部一旦怀疑企业行贿,很快就与涉案企业CEO取得联系,然后给他提供几种可能的情况:要么同意合作,并自证其罪,然后开始漫长的谈判(99%(14分40秒,读成了“90%”)的案子都是这种情况);要么选择反抗,走诉讼程序;要么用拖延战术,就像阿尔斯通案,但要自担风险。

最后,几乎所有公司都像我们前面提到的西门子那样,选择与美国司法部谈判,最终达成一项交易。

2014年初,法国巴黎国民银行掉入陷阱,被美国司法部起诉,理由是与美国的敌人伊朗、古巴、苏丹和利比亚做生意。这一套说辞是不是和华为案惊人地相似?最后银行不得不解雇了30多名高管,支付89亿美金的巨额罚款。

“任何损害我们经济利益的公司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美国检察长埃里克·霍尔德用一句话做了总结。

到这里,我们的故事就讲完了。当细看美国布下的天罗地网时,我们会注意到,美国已经开发出了一整套“武器系统”。在上游,它利用情报武器获得外国公司签订的合同;在下游,它利用法律武器对外国公司提起诉讼,更便利地削弱、消灭,甚至收购他们的竞争对手。

而美国的收购又给这些竞争对手带来了什么呢,曾经无比强大的阿尔斯通公司在被完成肢解后,现在已经从世界500强的名单中消失了。

这并非一场作者个人的战争。实际上,这是已经被反恐专家们定义为“法律战”的新型国际冲突,也就是,将目标塑造成违法分子,以此给对方造成最大程度的损害,并通过胁迫手段迫使其服从。这就是美国长臂域外管辖的真相。

读完这本书,有没有被大国间的过招所深深震撼,有没有学会如何看清国家间交涉的真实逻辑?

推荐-“卡奴”的好日子要终结了,银行开始“封杀”这类信用卡,有你吗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